仲夏,烈日烤炙天地。斑驳的灰色树影投射在炙热的柏油路上,远处轮廓分明的群山,山的身体被一条路分开,裸露出黄褐的泥土,如一道久久未愈合的疤痕 。正午,风有力,灼热,地面吐着隐形的火。路旁的鹅掌楸不再绿得张狂,几片泛黄的叶子隐现。知了的嘶叫中,夹杂着一丝柔软,不似先前聒噪。这夏正位于开口向下的抛物线的顶点,因此反倒能闻到秋的体味了。2016.8.6

七月伏天。夕阳的胭脂红和天色的轻盈的蓝。骄阳火热,一眼泉潺潺的,四周弥漫着清冽的凉气。老树枝繁叶茂,青涩的果子一簇簇,像众多伸张的手掌,树干上爬着寄生的藤蔓植物。几只知了嘶哑地叫着,它们像年纪很大了,活了几个世纪,实际上不过是不可以语冰的夏虫罢了。泉水不分日夜的流着,聚集成一口露天的井,清澈见底。井底静静的躺着一些腐烂的落叶,像沉睡的鱼。几只橘黄色的蜻蜓在井面盘旋,偶尔点一下水,荡开微波,大圈套小圈。这一片小天地,全然不顾伏天的灼热,自顾自的汨汨潺潺,叮叮咚咚,冷冷清清。在泉边汲水,暂且忘了这现世。

天地安静,凌晨五点多。人类的声响还未肆虐,被困在一间间房子里。大自然的气息充满了此刻的时空。湖面被微凉的晨风,吹起细小的水波,一层层朝岸边追赶着荡过来,像无数条鱼微露的脊背。两只黑色的大鸟掠过水面,轻巧地飞向岸边的小树丛,啁啾着。一只黑色的鹭从湖面的空中飞过,很快就不见了踪迹。夏虫幽幽鸣叫,在远处,在近处。湖岸的大石头浸泡在水中,把荡过来的波纹撞碎。蓝紫色的马鞭草,在湖畔摇曳着,这花穗,似乎整天甚至整个季节都没有变化,像在油画中。湖水倒映着远处环绕的群山,太阳此刻就在山的那边。等它爬上了山头,光芒照射在这世间,人类的一天将要开始。大自然退下舞台,屏住了它温柔的呼吸,成了人类表演的道具和背景,等...

她走进来。露水打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手里捧着几根淡紫色的花穗。脸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荒凉,镇静。这么多年,日子恍若一场虚空的梦,不见蛛丝马迹。她微皱眉头,前额显现几道浅浅的皱纹。清晨的光线投射到她尚年轻的脖颈,像投射在一株草上,一条路上一样漫不经心,却非如此不可。

在睡梦中

有时感觉重重的麦浪

要将我拍醒

那是你遗弃在

北方黄土高原上

不羁的童年

和苦涩的少年时光

我知道

造再大一个家

也无法将全部的你安放

总有一部分在流浪

那么

愿我是你漂泊路上的

一泓清泉

2013.12.24


我想

你等了很久

才把我等来

虽然事先不知道

等到的会是我

你来了

像风中的雨一样不安

年轻的我们

预先知道生活的艰辛

被空荡的心魂绊住

你抱紧我

什么都不敢确定

那些年

我们年少得可不知道

天高地厚

却被忧虑填满

怕未知的前路上

黯然别离

2013.12.20


这样的雾会散去

多少飘渺的舞者

便归了原地

阳光温柔的臂膀

枕着白色的水

哼一支圆舞曲

零零碎碎的小音符

踮脚站在树枝尖

冬天深了

还不愿坠落

你便静躺在地上

听匆匆的脚步

听雾气弥漫的清晨

和渐凉的黄昏

2013.12.20

黄叶

大地的老年斑

一阵暗过一阵

风也不停歇

雨也不停歇

你瑟瑟发抖的湿手掌

还要盛霜雪

来年的新芽绿叶

也从你冰冷的残体里长出

你便是不知沧桑

也还是改了模样

2013.12.18

看雨降落

荡开同心圆

旧旧的雨

从不改模样

看着雨发呆

眼睛都不眨动

任嘈杂的人声

从身上压过

陈年往事

模糊成一片雾气

未知的时日是另一片雾气

我发着呆

不知何处是归路

2013.12.15

困意袭来

像雨砸在久旱的土地上

滋滋作响

如此困意不再离开

一直住在身体里

我踮起脚尖

又放下

多少次不幸福

在身体里涨落

那些青春年少的花朵

何苦不甘老去

要知道老后

才能不知困乏

才能安宁

2013.12.15

你问什么是寂寥

我想大概是

皓月当空

繁星满天

不言语却喷薄的宇宙

不张扬却盛大的时空

而于万象中

你我只是一颗尘埃

随风飘荡

黯然而逝

你问什么是寂寥

我猜大概是

一颗头颅必然承受的

孤独

2013.12.14

触温暖的手心

你不寂寞

任我烦扰不休

这样的时光

不紧不慢

你的手心开出花朵

果子结在我指尖

夜夜不倦的启明星

为了闻炊烟

早早来到夜空

月光清甜

浓淡正好

再美不过炊烟袅袅

2013.12.10

嫁我于寂静

穿过夜的森林

红透的脚板

听土地温柔的吟唱

皮肤被露水打湿

头颅高高扬起

像年轻的太阳

年轻的月亮

你没有定数

走近又走远

多少陌生的森林

今夜歌酒

明晚寂静如鹿

2013.12.10

让别的阳光照进来

日子可以更敞亮

藏在心底未露面的情人

醇香如老酒

从生活的琐屑里走来

你可认得出

蓬头垢面的我

蜕去积满尘土的皮肤

剪掉长发

你看我是否

轻盈美丽如初

2013.12.5


你抱着自己

大概是过于孤独

我们只抱自己

从来不会相互拥抱

我们只抱自己

任孤独无度繁衍

2013.12.4


不能从别处取暖

若是寒冷

在自己体内造一个太阳

什么人情冷暖

斗转星移

没有可怕之处

造一个太阳

暖自己几十年的躯体

烘烤潮湿的心

梦叠梦

造一生假相

如此而已

2013.12.4

翩翩起舞

追慕怎样的装束

在越来越凉的土地里

你退去衣裳

如卸掉浓妆

你赤身裸体

风吹不动

雨也淋不湿

像素面朝天的我

捧着尚年轻的头颅

一动不动

内心偏偏起舞

我就是这样一棵

寒冬里的树

2013.12.3

你不变迁

四季温热的太阳

霜降在草尖

你轻轻拂去

只需一个轻吻

你吻过的大多数

已死去

只有你不变迁

想必你薄情

新欢旧爱

浮光掠影

2013.12.1

黑暗中睡去

光亮中醒来

面目清晰的晨曦

不咎过往

把新日子点亮

太阳这个古老

而永葆青春的女人

不铭记

不遗忘

她照耀不绝的日子

旧日子黝黑

新日子通红

黑暗与光亮

2013.11.27


温暖的棉花

像太阳一样覆盖

由此我推断

所有的幸福

来自植物

那些不言语 

不叹息的美丽孩子

在太阳下不倦生长

皮肤柔软

骨骼香甜

由此我推断

太阳下的盛大

一棵树的幸福

2013.11.27


孤独的孩子

踏落叶的残体

走向冬天

  2013.11.26

下雾的深夜

黑暗的光包裹我

倦倦的曲子

在我耳朵里游离

不归 不归

眼睛盛灰尘

身体长苔藓

年青的你

在暗夜里流泪

不停留的我

渐老的你

下雾的深夜

梦怎样的天晴

2013.11.26

我的田野

流亡中的村庄

露水包裹着你

月亮阴郁的光笼罩夜晚

只有狗吠的寂静夜晚

我提着被打湿的鞋子

沿潺潺的山涧而上

你知道那只是

众多梦中的一个

并不稀奇

睁开眼睛才有白天

梦中全是逃离的夜晚

死去的亲人面目清晰

比活着时还幽怨

我不怕冬天的冰冷

只怕寒风吹彻我们的骨骼

命运的哀伤

2013.11.25

太阳

你将我捂热

你无数只温暖的手

轻轻抱住我

明媚

柔情

你也抱瑟瑟发抖的树叶

她们更钟情大地

许以余生

你便无声地照着

安睡在土地里的她们

你照着你能照见的

不管是否有回应

2013.11.25

你在暖暖的阳光里

不言语

你已明白

已到达

2013.11.22

少年

你无数次逃离

没有一块土地

能养活你的梦想

你荷重重的包袱

四处漂流

无处安住

少年

你说日子多重

期盼多长

一路奔跑

不知何处是尽头

所庆有一座叫老年

的村庄

耐心等你归来居住

2013.11.8


先凋落一遍

再从土里站起来

开出倔强的花朵

从沧桑中走出来

你的皮肤才现了光泽

才饮满了水

把青春的裙裳换上

你来自梅雨季节

从头到脚潮湿

为了见太阳

你独自蜿蜒前行

见到太阳

你有了笑容

日子缓缓拉开它的闸

细水长流

2013.11.8


村庄

头悬在秋日的屋梁上

衰老 死亡

突然的 必然的

陆陆续续

你们的村庄

我们的村庄

那么长时间都没老去

一夜间跌入晚年

行将就木

像一颗缓慢生长的树

一夜间枝繁叶茂

到第二天早上全枯死

感觉第二年也不会

有一枝半叶复苏

村庄

如果你已无由的怠倦

我不知你要死多久

2013.11.8


如此

你从嘈杂中脱身出来

躺在我身边

像水躺在谷底

风涌进山洞

你躺下

一整个秋天都停止

所有的树叶都落在我身旁

干净的露珠

滴在你的额头

你的唇是温润的岩石

你知道花朵在颤动

春天不停歇

你知道

2013.11.8


这是我的夜晚

昏黄的灯光

冰凉的夜风

这样的夜晚

我没睡去

也没醒着

像一盏灯

站在无人的路旁

从清晨到黑夜

从雨水到大寒

这样的夜晚不多

这样的夜晚

你只能爱自己

2013.11.5

©琪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