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茶色从杯底晕开

秋天的阳光

从身体上晕开

热气袅袅

浓淡正好

这样的时光

如果想念故乡

故乡的轮廓

就在眼前显现

如果想念远方

远方就在脚下流淌

枯叶无怨凋落

生命安然前行

秋日阳光

在大地上晕开

2013.11.6

你必须爱尘土

没有哪颗尘土

是多余的

它落在窗台上

夕阳正好落在树尖

它落在眼睑上

你恰好想起一个人

你必须爱尘土

它可能是你遗失的梦

你还没来得及滴落的泪珠

你不觉间脱落的角质

你必须爱尘土

那是你温柔的故乡

2013.11.3


我从深秋的傍晚

把你拾起

那时人间烟火袅袅

你像一尾搁浅的红金鱼

日子正式将你遗弃

红叶子 红叶子

你火红的热烈

散发着永眠的气息

说什么四季常青

不过是

你死得更孤寂

2013.10.31


双唇干裂

两条渴水的鱼

在雾霾里领受干旱

你的身体

从北方的黄土沟壑中走来

尘土在皮肤上生根

眼睛里住满天空的湛蓝

和一种难以言表的绝望

你的身体

仿佛不爱自己

时常想着更远更荒凉的他乡

为了回归

(没有人知道这回归

是开始还是结束)

你独自站在深夜的额头上

深深叹气

一声接过一声

连成一片死寂的湖泊

将我淹没

教我存活

2013.10.30


蓝色帷幕

脸庞翩翩起舞

你是众多灯光中的影

静默的曲目

你住在我身体里

不起不落

当夜深而又深

你游走在我的眼睑

在高高的月光里

大概投下了影子

我醒来

像一条鱼在水中醒来

波光粼粼的夜空

2013.10.28

窗外

阳光敷在街道上

你是你自己的嘈杂

自己的死寂

你前行

你后退

你把自己抱紧

把自己推开

秋日里

你用玻璃

把自己关起来

用玻璃

证明已有的自由

2013.10.27

秋的言语

被风吹起

轻轻地

恰好落在你的唇上

阳光把大地抱紧

收割 收割

让粮食填满谷仓

像沉默填满山谷

落叶填满河床

苦难填满眼眶

秋的言语

被你嚼碎

缓缓咽下

2013.10.27

你不是秋日时光

年复一年

从不改模样

你将老去

像枯黄的叶子

归了大地

一去不返

你不是四季的尘埃

起起落落

从不消亡

你将死去

像枯黄的叶子

归了大地

一去不返

一去不返

化成四季尘埃

一去不返

空余不尽的秋日时光

2013.10.26

太阳之爱

醇而又醇

我爬上赤裸的枝头

晨雾打湿头发

露珠滴落

雨声不绝

静默里

被收割后的田野

饮尽白色月光

独自在秋风中哀伤

这哀伤掠过我的皮肤

内心冰凉

太阳之爱

烈而又烈

教我只能爱日月

2013.10.26


秋日之光

不流动

如虔诚的裙裳

把十月覆盖

灼灼如重逢的目光

太阳的心魂

不言语的爱情

这样的日子

我们不愿淡忘

这样的日子

会将我们背弃

2013.10.23

满满的

像水把河体填满

稻谷把田亩填满

你不知疲倦

把我填满

开怎样的花朵

结怎样的果实

你不问问题

头脑里满满的

都是陈述

这样的年纪

适合大面积的拓荒

不计收成

不知饥馑

满满的

好像没什么可以得到

也没什么会失去

2013.10.9

雨打在树叶上

催落将坠的

也让已坠的更安宁

桂花小小的身体

抖得越厉害

香得越从容

田里的稻子

一半身体在雨里生长

头颅在晒场或谷仓

如果有思念

不知这思念是苦是甜

远远近近的村庄

紧紧抱住自己

不再容许任何一丝丧失

2013.10.8

密密麻麻的向日葵

覆盖我

像太阳的小火焰

拓在我身上

十月里

秋风从早刮到晚

不打一个盹

我的身体是

起伏的山峦

被太阳灼出一个个黑印

你的向日葵

金黄复金黄

烈而又烈

十月里

我们不打盹

相思到天明

2013.10.7

你是一个出口

四面的墙不透风

不长草

日夜不分

但你是一个出口

一张微张的嘴

一只不背的耳朵

一个尚睁开的眼睛

我就想

总会有希望

有些事终会结束

有些事终会开始

四面的墙围着我

你也不言语

好像你不听 不见

但是

我的心里总有所期盼

你是一个出口

2013.10.7

把夜捣碎

敷在身体上

像一层潮湿的苔藓

敷在石头上

洗尽久积的尘土

内心坚硬

皮肤柔软

敷在身体上

让溃烂的彻底溃烂

愈合的继续愈合

温柔手掌

拈花握剑

把夜捣碎

2013.10.6


你一直在流淌

白天的嘈杂淹没声响

夜晚侧耳倾听

叮当作响

听不清楚是低吟

还是小泣

土地潮湿的躯体

长数不尽的芒草在你身旁

小白花美丽

大脑门亮堂

你一直在流淌

到底什么时候才停歇

什么时候能到达

2013.10.4

秋夜的凉风

掠过山头

掠过冒白气的河流

晚安

我渐渐暖起来的心

晚安

我失而复得的爱人

在夜的岑寂里

怎样的生命在萌芽

怎样的奔波已休眠

在岑寂里

远方不远

大地不大

十指是十根不灭的火炬

点亮九月的天空

晚安

2013.9.27


秋天里

你已醒来

抖掉落在身上的尘土

用渐凉的水

把身子洗净

坐下来

看看远处烟云里的山

山里的气息正适合

干净而短暂的冥想

在秋天里

我们只睡一会儿

其余的时间

大度地用来消磨

弥漫的晨雾散去有多慢

我们也多慢地呼吸

秋天里

你已醒来

我也不再沉睡

2013.9.24

当秋风撩起半寐的枝桠

尚有余绿的落叶

正好掉落在你的脚下

别说你的心没有颤动

稻子黄灿灿的躯体

盛了多少个下火的夏日

太阳的爱情

才在这片土地上结果

秋天一来

每一寸风都赶来安慰

虽然一切已落定

再没有什么可失去

那么

用一片欲坠的叶子

盖住我的眼睛

让我再梦一场年少

2013.9.24

你将一直在光里

把黝黑的影子投在

别人的土地上

让沉睡中的得不到生长

醒来的不能再眠

你将一直在光里

手拎我重重的情绪

不置可否

看不见任何一种飞扬

在你的领域里

我没有土地

没有光

成天没头绪的摸索

在你的领域里

我是一株隐形的花

不知春秋

2013.9.23

风从远方吹来

雨滴倾泻

不知归路

尘埃里的日夜

乱舞不止

不久前的良田被掏空

丧失

不停地丧失

以前的日子简单

赤裸裸地晾在

向阳的山岗

那些窗明几净的日子

不知何为尘埃

如今

在尘埃里

如果没有雨

怎能看见日子的马匹

如何颠沛流离

2013.9.23

雾拥吻秋日

清晨的睡眼

半睁半闭

温凉的风啊

从昨晚吹到天明

河流的悠长

是不能被缩短的悠长

从远方走来

越来越老

九月的胸膛敞亮

桂花隐藏

幽香温暖

只晴不雨

在秋夜里梦什么

2013.9.13

年轻不可估量

忧伤中也含糖分

日落的余晖

照亮太阳的下一天

秋天再深

也不会想到衰老

和死亡

花不完的流水的日子

哗啦啦一路高扬

不畏将来

年轻不可估量

亮堂堂的天黑

数不尽的歌舞场

2013.9.6

整座城市
被初秋的雨打湿
凉凉的皮肤
想念一床薄被子的温暖
就这样猝不及防
俨然入秋
走在雨里
想过去痕迹渐淡的日子
想自己正值美好的年纪
想那尚未到来的
生老病死
冰冰的雨打湿脚背
独自走在秋雨里
能什么都不想
该多好
2013.9.3

你不能给它一个名字
那不能被定义的瞬间
像颤动的花房
无数的尘土飘飞
从不着地
没有形状的瞬间
说不清是什么颜色
一阵亮
不能抓住的一阵亮
它照亮一切
照得太亮
瞬间把一切烧毁
然后一切停息下来
像土地掏空自己
这无法被命名的瞬间
不作任何停留
了无踪影
等到一定时候
它叩响门扉
再次把洞穴照亮
2013.8.31

如此思念

握笔的指间

像织得严密的茧

沉睡着朴素的蛾子

灯光照着夜晚的枝桠

我张开双手

十指干枯

指向九月的天空

尘土飞扬

如此思念

风吹了一阵又一阵

刚落定的尘埃

一次又一次启程

一次又一次到达

我的指间

落叶开始凋零

新芽戳破皮肤

不知愁苦

2013.9.1

陌生人

在睡梦里

你轻轻抚摸我的头发

渐凉的夜晚

风从河边吹来

不打一个弯

直直吹进我的房间

陌生人

在梦里你的温柔

就像初秋的夜风一般

直教我觉得

很久以前我大概认识你

陌生的手

在梦里淡淡地把我安慰

醒来正是九月

下雾的早晨

2013.9.1

九月

穿红鞋子翻过山岭

追赶一群任性的雨孩子

如此一来

夏天渐渐衰老

老成温婉的秋

风吹过屋顶

吹过新铺的柏油马路

吹过被铲平的山基

吹向更凉的日子

窗棂的漆剥落

木头朽烂

蘑菇暗自生长

那九月的红鞋子

慢慢变黄

踩在渐渐枯去的草地上

婉如一次漫长的别离

2013.9.1

你是那长明灯

我用最初的柔情

将你点燃

昏暗如豆

不知道何为熄灭

空门里多少道槛

发如黑暗的夜

修行到天明

你是那莲花泣露

不问缘起缘灭

在众多的字里

你只占一行

长明不灭

2013.8.29

夏虫热情高涨地鸣叫

为了得到欢乐

使劲全身的力气

夜空中的星辰

遥远 迷离

这周身的血肉失去活力

青春里的一片死寂沼泽地

不晴不雨

像夏虫振动的翅膀

发出焦渴的鸣叫

却不是为了爱情

像暗夜里的星辰

闪烁不定

一场久旱后的雨啊

熄灭的何止太阳的

爱情

2013.8.28

©琪橘 / Powered by LOFTER